潇湘雨邪

【猫鼠/开封奇谈网剧】冲霄50次(上)

渝州有雨🐳:

梗源自电影《初恋50次》


后续不定,反正就是无脑甜宠,没啥剧情,一时兴起


这剧成功地把我从鼠猫转成猫鼠,掏出古早文看了个遍,简直有毒


OOC瞩目 幼齿鼠中心 雷者慎




(1)


七月初九,晴,宜嫁娶,忌出行,余事勿取。


今天展昭要成亲。


白玉堂起了个早,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帅气,短刀在腰长剑在手,内里套着软护甲,暗袖藏着飞蝗石。


他出门前叮嘱白福晚上代他去展府喝喜酒,然后洒脱地策马而去。


今天他要去冲霄楼,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曾二度试探,深谙其中机关暗器,如今时机成熟,是时候盗出盟书,扳倒襄阳王了。


白玉堂绕远去了护城河一趟,对面展府张灯结彩,开封府忙得人仰马翻,新郎官倒清闲地站在门口接受邻里祝福,无数少女含泪把破碎的芳心丢进河里,简直造孽。


展昭仍站在门口,白玉堂琢磨着这臭猫不是在等自己吧,就见展昭仿若有心灵感应般向他看过来。


白玉堂生怕又被拖去当苦力,连忙缩进附近知味居,吃过早饭后直奔襄阳而去,在夜色遮掩下顺利探入冲霄楼,盗得叛罪盟书。


当他准备沿原路返回时,无数流矢暗器从四面八方向他刺来,惊疑之中外面传进襄阳王的笑声,才明白自己的行踪早已败露。


心知恐怕过不了这关,白玉堂将盟书绑在白鼠腹下,自己则被铜网阵困住,身中破甲毒箭而亡。


(2)


七月初九,晴,宜嫁娶,忌出行,余事勿取。


今天展昭要成亲。


白玉堂起了个早,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帅气,杀人与防身的藏在身上,嘱咐白福晚上去喝喜酒后动身去襄阳。


出发前他去了护城河一趟,对面展府大门紧闭一片素洁,看来是时辰尚早还没布置。


周围不时有男男女女上来搭讪,“白护卫今天感觉如何?”“白护卫你的头还疼吗?”“白护卫今天的发髻扎得高了些呢。”


白玉堂不胜其扰,一头扎进附近饭馆。


正在知味居喝着粥,本该去展府帮忙的四鼠不知为什么跑了过来,卢方说门口风大把他拉进了里面背风桌,韩彰责备他吃得太少招了一桌子早点,徐庆又是剥蛋又是添粥,蒋平则关切地询问他今天感觉如何头还疼不疼。


白玉堂一脸懵逼,店里客人走了一批又一批,眼瞅着吃早午饭的都来了,终于忍不住问:“你们不用去帮忙吗?”


四脸懵逼:“帮啥忙?”


“今天是臭猫的大喜日子呀,昨儿不是说好帮忙布置婚房的吗?”


“哦,你说这茬呀。”韩彰恍然大悟,漫不经心回话,“婚礼取消了,他们俩吹啦!来,五弟,吃只灌汤包,二哥已经把热气吹散了,不烫嘴了。”


白玉堂大吃一惊的同时有点罪恶的小开心,但很快嘴又撅起了:“那我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礼物岂不是送不了啦!”


就见四鼠浑身一激,像听到了不得了的大事,卢方抖着手把他抓得贼紧,板着脸训道:“婚都不结了,还送甚礼!不,结了也不许送!”


徐庆拉住他另一只手,表情异常郑重:“就是,那违章建筑皇帝已经下旨拆了,你给我们老实待在开封,哪里都别去!”


接连遭受两次冲击,脑容量似乎不够用了,白玉堂觉得头有点晕,回过神时已在家里。


斜阳残照中展昭的侧脸温暖而真实,望着他言笑晏晏:“你倒是鸡贼,饭菜刚做好就醒,睡了一下午,肚子饿了罢?”


白玉堂摇摇头,记忆里他前一刻还在和四位哥哥大吃特吃,这一睁眼又是一桌子的菜,看都看饱了。


他看着展昭身上的官服不满皱眉:“老包怎么让你新婚之日还办公,虽说婚事告吹,但更该给你休几天失恋假呀,不行我找他说理去!”


“是我主动要求的,不怪包大人。”展昭把人按在座位上,塞给他一碗鸡汤,“你若替我抱不平,便陪陪我罢。”


“想要我陪你?小爷我可是很贵的!”


白玉堂瞅着他也没怎么悲伤失意,也就大胆放纵了本性,两人在饭桌上斗起嘴来,白玉堂连什么时候睡下的也不记得了。


(3)


又是七月初九,晴,宜嫁娶,忌出行,余事勿取。


今天展昭要成亲。


白玉堂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莫名觉得心情轻松,虽然他今天依然(?)要去冲霄楼。


他叮嘱白福后便出了门,对面展府大门紧闭,估计开封府一众睡过了头。


白玉堂赶在迷妹过来搭讪之前去了知味居,正想在门口坐下,一缕风拂过脸颊,白玉堂顿了顿还是决定进去坐,虽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没想到四鼠也在里面吃早饭,白玉堂走过去一看,满满一桌子全是他爱吃的。


白玉堂边吃边催他们去展府帮忙,卢方说不急,我们看你把饭吃了再去,五弟你今天感觉如何?头还晕么?伤口还疼么?昨儿吹了风着凉了么?展昭炖的汤喝得惯么?


白玉堂虽听得云里雾里但依然十分感动,同他们叨了一整天的兄弟情深,晚上陷空岛五鼠愉快地围着饭桌一边话家常一边涮火锅。


本该是新婚之夜在忙洞房的展昭不知道为什么跑过来全职下菜。


六个人闹到亥时将尽才各自睡去,困意连绵而至时白玉堂才恍惚想起要去冲霄楼的事,只好把计划延到明天。


(4)


还是七月初九,晴,宜嫁娶,忌出行,余事勿取。


今天展昭要成亲。


白玉堂睡到日上三竿,神清气爽地把自己收拾妥帖,这一回谨慎(?)地没去护城河也没去知味居,策马直奔襄阳。


一向听话的坐骑却在离开开封地界时突然停了下来,怎么都不肯再走,白玉堂拿它没辙,肚子又饿得慌,只好折回去先把早饭吃了再想办法。


回城途中遇见本该在忙婚礼的展昭,骑着马额角冒汗满脸焦急,在看到他后明显松了口气。


敢情是来追他的?白玉堂琢磨着这臭猫不会是知道了他的计划吧,却不敢问,展昭也不提,只是擦擦手上的汗,小心翼翼从怀里摸出个圆鼓鼓的油纸,上面印着知味居的标志,递给他柔声道:“跑得这么匆忙,忘了吃早饭罢?”


白玉堂接过展开一看,是三个晶莹剔透的灌汤包,保存完好,尚还冒着余热。


七月流火,暑气未消,人通常只着了两层衣衫,从知味居到这里也有十几里距离,粗略算下来这几个刚出炉的包子几乎是贴肉熨了小半个时辰……


白玉堂动容地看着展昭,心头感动,嘴上还倔:“臭猫,你是脑壳给门框夹了么,这么蠢的事都做得出来……”


“吃就吃,废话忒多。”


两人又马不停蹄回了城,白玉堂把他拽到家里,仔细把烫红的胸口上了药,又嘱咐他按时换药切忌沾水,一抬头被漫天烟霞吓了一跳,赶紧催展昭回去换衣服接新娘子。


展昭在叮嘱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这样好好那样之后终于走了,走得非常留恋踌躇。


白玉堂想可能是因为他没送礼。


着什么急呀,展小猫,最好的总是要压轴登场,待我明日去冲霄楼盗得叛逆盟书,定让你心悦诚服地唤我一声白爷爷。


(5)


一直是五月初七,晴,宜嫁娶,忌出行,余事勿取。


今天展昭要成亲。


白玉堂起了个早,收拾妥当后直奔襄阳。


本该在忙婚事的展昭好像知道他要离开,居然在城门口堵他,并告诉他卢方夫妇煲了一大锅补汤,叫他过去吃早饭。


白玉堂虽不觉得自己哪里需要补,但他一向听哥哥的话,于是被灌了一肚子的天麻老鸭汤。


中午也是在卢方家吃的,闵秀秀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责备他不懂照顾自己,要让展昭搬过去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白玉堂忙说展昭马上就成亲了,要照顾也是照顾月华妹子,让她别乱开玩笑。


闵秀秀一拍卢方的大腿,恍然大悟:“对呀,咱们可以成亲呀,成亲了就名正言顺,名正言顺了展昭就不用再害臊顾虑啦。没想到五弟你傻的时候也这么聪明呀!”


白玉堂急得简直想掀桌,涨红着脸吼:“大嫂,玩笑不能这么开!谁要同那臭猫成亲,白爷爷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他那只三脚猫也配?还有我哪里傻了!”


闵秀秀白他一眼:“你这还不傻?你除了长得好看,样样不会,人家展昭长得好看,还样样都会,怎么看都是你占了便宜——嘿,你先别炸毛,大嫂问你,你放着好好的陷空岛五当家不当,金华白家二少爷不当,偏偏跑来当甚么带刀侍卫,就不是打着近水楼台的主意?”


白玉堂羞愤地跑了,气呼呼地坐在护城河边丢石子,专捡长得像展昭的丢。


这时候本该去迎娶新娘子的展昭不知怎么又(?)跟了过来,白玉堂忍不住迁怒他,一拐子捅过去就要走人,听到身后传来隐忍的吸气声,转过去看到展昭皱着眉头捂着胸口。


白玉堂当他又是在哪里见义勇为受了伤,拧着两道眉毛把人连讥带损地痛骂了一通,展昭适时服软撒娇,两人和好如初,牵着手在河畔看四鼠悄悄燃放的烟花。


白玉堂一边欣赏着美丽的烟火一边感受着手上温度一边叱骂今天过得真特么莫名其妙。


但是,若能一直这么惬意地过下去就好了。


若不用再去冲霄楼就好了。


展昭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忽然转过头看着他:“五弟,以后我们都这么过下去,好不好?”


白玉堂静静看了他一会儿,轻轻摇头。


不行,只有盗得盟书大伙才有好日子过,明天我还得去冲霄楼。






















-------


统一回复一下~不是重生也不是闪回,是得了古德菲尔德综合征,梗自电影初恋50次里女主得的病,短期记忆转变为长期记忆,记忆永远停在冲霄前夜x


以及蟹蟹小天使的评论与点❤~

点C:

提一下,因为lofter的转载(←分享至自己主页。不是小蓝手的推荐功能)跟微博什么的不一样


【即使原作者删除了也会留在转载人页面里,且转载人可以对原内容进行修改】的霸王功能


最蛋疼的是原作者并不能选择关掉这个lft最屎还迟迟不做改进的渣功能(´・ω・`)


所以可以的话,请各位不要用这个功能,谢谢。




有些人觉得 “我这不是想为你推广一下 难道你不想让更多人看到你的作品吗?”


想不想被推广是由我(原作者)来决定的,不是你。




的确有不少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的朋友,唔...至少你们现在知道了...。之后能多加注意就再好不过了。